小漠新闻>综合>北京:从温饱不足到迈入小康 居民收入增长超百倍

北京:从温饱不足到迈入小康 居民收入增长超百倍

2019-11-01 20:53:08

新京报快讯据北京市统计局官方网站消息,新中国成立70年来,北京坚定不移地执行中央政府的各项政策,不断深化改革,取得长足进步。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市国内生产总值不到3亿元,到2018年已增长到3032亿元。在经济总量持续增长的背景下,居民收入实现了跨越式增长,人民生活水平稳步提高。

首先,从爬山、过河到一路过关:居民收入增加了100多倍。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北京居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38年来,全市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1000元,1987年达到1078元。在此基础上,14年来首次突破了10,000元的门槛,并于2001年增至10,399元。此后,仅用了10年就超过了3万元,用了5年就超过了5万元。2018年,全市人均可支配收入跃升至62361元,进入小康生活。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7990元,是1956年的309倍,年均增长9.5%[2];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490元,是1956年的195倍,年均增长8.9%。

在过去的70年里,北京居民的收入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缓慢增长期、改革开放初期的快速增长期、深化改革开放的快速增长期和新时期的高质量发展期。

(一)1949-1978年新中国成立后的低速增长

新中国成立之初,人民的政治地位提高了,生产热情空前高涨。从1953年到1957年,中国提前完成了社会主义三大改革,社会主义制度基本建立。为了迅速实现工业化,我国长期以来实行了以国家分配为基础的计划经济体制。居民的生活有所改善,但他们仍处于解决温饱问题的阶段。1956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20元中的136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缓慢。从1956年到1978年,北京城乡居民年均增长率为2.3%。

(2)从1979年到1992年,改革开放初期发展迅速。

在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指引下,北京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党中央的路线和方针,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社会经济恢复发展,城镇化加快,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城乡居民收入快速增长。过去13年,全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近10倍,城乡居民收入分别增长15.0%和15.2%。

(3)1993-2012年深化改革开放,平稳较快发展

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和十四大的召开,推动了中国经济改革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全面过渡。一个新的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已经到来。北京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积极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巩固成果,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取得扎实进展。以入世为契机,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以中关村自主创新建设为“实验场”,强化科技创新支撑的主导作用,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全市经济继续高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7.3%,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10年间增长14倍左右,2012年达到168,582元/人。经济快速稳定发展带动城乡居民收入快速增长,城乡居民年均增长率分别为13.6%和11.7%。2003年至2008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连续六年保持两位数增长,2012年达到36817元,是1992年的近16倍。

(4)2013年以来,高质量发展进入新时代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为推动首都科学发展和建设高素质地区指明了新方向。北京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注重提高发展质量,不断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以消除非首都城市“牛鼻子”为功能,促进京津冀协调发展,实施优先就业战略和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制定居民收入翻番计划,着力提高中低收入群体收入水平,居民收入增长更加稳定。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3年的40830元增加到2018年的62361元,年均增长8.8%。

图1 1956-2018年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增长率

第二,从平均分配到多劳多得:收入分配更加合理有序

新中国成立初期,作为一种过渡性分配制度,供给制度与工资制度并存。1952年,为了迅速集中资源,实现工业化目标,实行了以集体分配为主要原则的“劳动分配制度”,具有强烈的平均分配色彩。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突破了束缚,明确指出“按劳分配,多劳多得是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此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不断深化,效率优先,兼顾公平。通过再分配,努力提高社会保障水平,突出公平正义,努力形成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

(1)收入分配向居民倾斜,劳动报酬比重明显增加

改革开放后,北京全面实施了以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分配制度,在农村实行了“报酬挂钩产出的承包责任制”改革,在城镇实施了以“增强企业活力”为核心的城镇经济体制改革,“先富先富”,提高了初次分配效率,大幅度提高了广大劳动者的工资收入。1978年,北京城市单位职工平均工资仅为673元[3分,2018年达到149843元,增长了222倍。北京市劳动者薪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呈波动上升趋势,从1978年的34.1%上升至2017年的52.7%,增幅为18.6个百分点。

图2 1978年以来北京市职工薪酬在收入法gdp中的比重

(二)中等收入群体继续扩大,“橄榄”结构初步形成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居民的总收入已经转变为“橄榄”结构,趋势日益明显。2011年,70%以上家庭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仍集中在10,000-40,000元人民币。2018年,49.6%的家庭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在40,000-100,000元之间,比2011年增长26.9个百分点,各收入群体的家庭比例也更加优化。2017年,北京围绕技能型人才、新兴职业农民、小微企业家等7个收入增长潜力大、驱动能力强的重点群体,出台《关于进一步激发重点群体活力促进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的若干政策措施》,激发重点群体内在动力,促进城乡居民收入增长,优化收入结构。

(3)再分配更加公平,低收入群体分享红利。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北京不断加大对社会保障的投入,充分发挥二次分配的调节作用,更加注重社会公平,逐步恢复和不断发展社会保障体系。1994年,北京建立了最低工资标准体系,将低收入群体的工资增长纳入长期管理机制。自1995年以来,该市每年都提高最低工资,并连续24次调整。进入新世纪,北京社会保障标准的调整继续向低收入群体倾斜,出台了一系列扶贫政策和措施。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北京尽一切努力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弥补民生不足,低收入群体分享发展红利。自2015年以来,20%的城市低收入群体的平均年收入增长了9.3%,比城市居民高出0.5个百分点。此外,北京不断增加对农村地区的财政转移支付比例,特别是增加对农村地区关键贫困目标的援助。2018年,全市低收入农民人均收入12524元,同比增长17.1%,比全市居民高8.1个百分点。

第三,从单轮步行到四轮驾驶:居民的收入来源日益多样化。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和资本市场的发展和完善,北京居民收入逐步打破了工资收入绝对占主导地位的单一结构,净转移收入全面增长,净营业收入结构得到优化,净财产收入实现了从零开始。

图3不同时期北京居民收入结构的比较

(一)城乡居民工资收入稳步增长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北京城乡居民工资收入保持稳定快速增长,对居民收入增长起到了强有力的支撑作用,成为增加居民收入的“一块奠基石”。2018年,北京城乡居民人均工资收入分别为40489元和19827元,比1956年分别增长179倍和196倍,年均增长8.7%和8.9%。

从收入结构来看,工资收入一直是居民收入增长的主要力量。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工资收入占全市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9.3%。随着居民收入增长方式的不断拓宽,工资收入比重逐渐下降。2018年,全市居民工资收入达到37687元,占60.4%,比1978年下降28.9个百分点。就城乡而言,城镇居民工资收入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明显下降,比1978年下降了34.9%。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居民进入城镇的障碍逐渐消除,随着转移就业、返乡创业等惠及农民的各项措施的不断完善,农村居民工资收入比重有所提高。2010年,农村居民工资收入比重首次超过城镇,达到62.2%。2018年,农村居民工资收入对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贡献超过70%。

图4 1978-2018年北京城乡居民工资收入比例

(2)净收入转移成为增加居民收入的新动能

1956年,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只有14元,2018年达到14445元,年均增长11.9%。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从1978年的14元增加到2018年的2765元,年均增长14.1%。2018年,全市居民人均纯收入12861元,占可支配收入的20.6%。它是第二大收入来源,成为推动居民收入增长的新动力。

基本养老金连续27年增加,居民享受更多红利。自1986年北京试行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社会统筹以来,覆盖面逐步扩大,保险水平逐年提高。自1992年以来,北京每年增加退休人员的基本养老金,并已连续27年增加。近年来,我市不断增加对退休人员的补贴,养老金数额逐年增加。2018年,全市人均养老金或退休养老金比2015年增长29.5%,年均增长率为9.0%,高于同期全市居民收入增长率。

医疗保险基本实现全覆盖,医疗费用报销快速增长。2012年,北京市推进了系统的整合与融合,实现了市级公共卫生保健系统与员工卫生保健系统的整合。2017年4月,医药分离、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调整、药品阳光采购三项改革正式启动,“医药换医药”逐步被严厉打击。2018年,全市居民人均药品支出同比下降1.7%,在医疗保健支出中所占比重继续从16.6%下降至14.4%。同年,《北京市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办法》促进了城乡医疗卫生的统一,提高了农村医疗保险水平。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基本实现全覆盖。自2015年以来,全市人均医疗费用保持两位数增长,2018年达到人均1268元,同比增长25.5%。

图5 1978-2018年北京人均净转移收入及增长率

(三)市场经济刺激个体企业的活力

改革开放以来,北京的所有制结构不断优化。个体和私营经济中的雇员人数迅速增加。生成是动态的。净营业收入快速增长,内部结构逐步优化。

私营部门在经济中的份额扩大,收入来源增加。根据雇员登记的类型,城市自营职业者人数从1980年的33,000人增加到2017年的456,000人。城市私营经济的雇员人数增加了63倍,从2002年的48,000人增加到2017年的307.7万人,占城市所有雇员的24.7%。个体和私人工人的大量增加已经推动城市运营净收入从零开始快速增长。进入新时期后,北京不断改善经营环境,拓宽公共创业渠道,激发公众创新创业热情,居民净营业收入稳步增长。

农村地区的多样化给收入增加带来好处。改革开放初期,为了保证城市工业化的顺利进行,农产品价格下降,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受到抑制。1982年,建立了与产量挂钩的农村承包责任制,极大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大大提高了农业产量。与此同时,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从事多种经营,农村经营净收入大幅增加。2018年,农村人均纯收入达到2021元,比1956年增长88倍。

净营业收入内部结构进一步优化。随着首都城市功能转型,北京第三产业比重开始超过第二产业,形成了“321”产业格局。2017年,第三产业员工比例分别为3.9%、15.5%和80.6%。因此,第三产业在居民净营业收入中的比重显著增加。2018年,全市人均纯收入占比高达89.5%。

(四)资产增值分享多重利益

随着北京城市化进程的稳步推进、住房建设的不断发展和金融市场的不断完善,城市居民通过住房、土地流转和资本投资实现了资产增值,房地产净收入从零开始大幅增长。

土地流转的大规模管理为农村居民增收开辟了新的渠道。进入新世纪后,北京城市化进程进一步加快。承包耕地被转移或用于大规模经营,为农村居民增收开辟了新途径。与此同时,村级集体经济的红利收入也逐年增加。农村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带动了农村居民租赁收入的快速增长。北京不断提高农村土地流转成本,增加农民集体资产分红倾向,增加农村财产净收入。2018年,农村居民财产纯收入1877元,是1979年的155倍,年均增长13.8%,占可支配收入的7.1%。其中,人均土地承包经营权租赁净收入为224元。农村居民的财产性收入逐渐形成了多种收入来源结构,主要包括出租房屋收入、土地流转收入和集体资产分红。

房地产市场蓬勃发展,居民资产增值收益高。20世纪90年代以前,城乡居民的财产收入很少。1998年7月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提出发展住房交易市场,推进住房建设市场化。大多数北京居民都有自己的产权房。20年来,城镇家庭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从14.96平方米增加到33.08平方米,住房条件有了很大改善。1989年,全市人均财产纯收入只有17元,2018年达到10612元,占可支配收入的17.0%。

资本市场继续改善,投资选择日益多样化。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和财富积累的不断增加,1949年,北京金融机构的人民币存款不足100万元[4],2017年,家庭人民币存款增加到3037.7亿元。居民投资理财意识也不断增强。伴随着金融市场的快速发展和完善,居民的金融投资活动日益活跃。居民购买债券、股票、基金和其他有价证券如利息、股息和红利的收入大幅增加。从1980年到2018年,全市人均房产净收入年均增长23.1%,远远超过同期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率(14.1%)。

经过70年的艰苦努力,北京居民的收入不断实现新的历史性跨越。展望未来,北京将继续建设最好的地区,为实现更高水平的共同繁荣而不懈努力,为首都人民更美好的生活谱写新的篇章。

[1]数据来自北京六十年(1949-2009)。

[2]除非另有说明,本文中的收入增长率是名义上的。

[3]数据来自北京六十年(1949-2009)。

[4]数据来自北京六十年(1949-2009)。

以上图片来自北京市统计局官方网站。

编辑刘佳妮

资料来源:北京市统计局官方网站

摩斯国际